山河氏

围炉夜话,所谓幸事。
惟愿少年得相见,老亦长相守。

【京城五少】怀刃而往

B市实验高中七十周年校庆。

B市实验高中一直是一所享誉全国的名校,为各个领域都输送了大量的人才,当代不少名人也都毕业于这所高中。恰好是高考前夕,加上七十周年,校方便也决定大办此次校庆,邀请了许多社会知名人士和正在念大学的优秀毕业生作为嘉宾,也算是给高三学子鼓一鼓劲儿。并且还将此次活动的主办权都交给了优秀毕业生嘉宾,说他们懂得孩子们喜欢什么。

 

其实就是校方懒,嗯,大家都明白。

 

张一山这边才下飞机便急匆匆向母校赶去,连衣服也没来得及换,还穿着之前在公司开会时的正装。远远便见着母校大礼堂中黑压压一片人,还有一群群穿着校服的小姑娘叫嚷的让他脑袋疼。这种活动他一向是不喜欢参加的,但耐不住校长盛情。再加上家中几个兄弟都毕业于这所高中,也正好可以回来聚聚。

不过高中的生活也的确是很美好啊,张一山默默感慨。

 

 

“听说今天有很多毕业的学长学姐回来呢……”
“是啊是啊!不知道颜值怎么样啊…”
“我知道我知道!有鹿晗啊!”
“阿啊啊啊啊鹿学长啊!”
“鹿学长?!天啊当初我姐和他一届啊!”
“据说他是是那届最帅的了……”
“切~有咱们班白敬亭帅吗?”
“真的假的啊…”
“啊啊啊啊快看有帅哥!”
“哪呢哪呢?!”

 

张一山才穿过叽叽喳喳的女生堆,还没等他抱怨,便有重重一巴掌落在他后背上,吓得他一跳。
转过身来,当年的女同桌正笑盈盈看着他。
张一山这才松了一口气,也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算是打招呼。

 

要说这姑娘在高中三年也算是张一山铁哥们儿了,她给张一山提供答案,张一山给她提供美食,一来一往,这便也结下了深厚的情义。
不过后来毕业,去了不同的城市,也没什么共同话题,这才慢慢断了联系。

 

张一山开口正打算叙旧,姑娘的魔爪已经伸了过来,一把抓住张一山的耳朵,狠狠地拧下去。

“张一山你够不够意思呀!三年同桌你不告诉我鹿晗是你哥!?”

“哎哎哎哎我日!!大姐你先撒手好不!你又没问过我我怎么和你说!”

“哼!”姑娘瞪他一眼,也知道这时候不是唠嗑的时间,这才恨恨把手放下“鹿学长在后台。让你快点儿过去。”

“卧槽?二哥在后台?你咋知道的?”

“我是优秀毕业生代表啊智障!我要上台讲话我得彩排啊智障!”

“在你眼里我有那么垃圾吗!”看着张一山满脸wtf的表情,姑娘更不乐意了,拿起手中的稿子就向张一山脑袋上拍去“快滚吧你!”

张一山这才笑起来,揉揉姑娘的脑袋“走啦。”看着瞬间就被顺毛的小姑娘,心情一下子就好得不像样。

 

 

后台。

鹿晗正在一边化妆一边熟悉手中的主持词。他也是才下飞机就赶过来,肯从大洋那头飞过来,当然不仅仅是给校长面子那么简单,也是为了给弟弟高考加个油,虽然他并不认为自己的弟弟高考会出现什么差错。

“鹿晗!我来了!”
鹿晗正在喝水,这一声振奋人心的呼喊几乎让鹿晗浑身一震,差点儿就把水喷了出去。回头就看见张一山大摇大摆的走进来。

鹿晗觉得自己弟弟这一声喊的极好,中气十足,形象生动的表达了多种复杂的情绪,同时也把对自己这个哥哥的不尊敬表达的淋漓尽致。

鹿晗满是不乐意的瞪了他一眼。张一山压根儿就没当回事儿,随便拉了一个椅子就瘫在了上面。

鹿晗瞅了一眼跟个大爷似的张一山,也懒得搭理他,拿起桌子上的主持词甩张一山身上“看看词儿,一会儿咱俩主持,你该说的我给你标好了。”

张一山接过词儿扫了两眼就放在了一边儿。“哟,谢谢您嘞。”张一山也没对突如其来的主持人的任务表示什么异议,毕竟他也不是个怯场的。

更何况,对于鹿晗一旦有什么破事儿都喜欢带他一个,张一山表示已经习以为常。

那时候,大张伟刚把鹿晗领回来。明明比张一山还大两岁,瞧着却像是弟弟一样,比张一山还矮大半个脑袋。

张一山那时候八九岁的年纪,正是男孩儿开始争强好胜的调皮时候,怎么能忍自己前面突然多了一个比自己还矮的二哥?

更何况,那时候的张一山还十分看不惯鹿晗对谁都一副防备的姿态,可被欺负了也不反击,只一个人默默舔伤口的样儿。

可一个毛头小子又能整出什么花样儿。他那些以为是“欺负”的把戏,鹿晗连理都懒得理。

后来张一山和邻居家小孩儿打架,人家家长找上门儿来,把大张伟气得够呛。
张一山其实已经做好挨打的准备了,却没成想鹿晗来插了一嘴“最重的伤,是我打的。”
张一山:……???您在场吗您?!

大张伟一直都觉得鹿晗性格孤僻了些,心思也要重一些。因此也就觉得鹿晗不会随便动手,想来是有什么原因吧。

这事儿他也就没再追究。给邻居家赔了点儿钱也就过去了。

张一山也就此逃过一劫。

张一山心想,人家这是救了我一命啊。自那之后,小把戏也不再玩儿了。还专门去“恩人”面前道了个歉,还道了个谢。

“我一定会报答你的!”张一山像一个江湖大哥般保证道。

鹿晗也不计较过去的事儿,只笑的像个弥勒佛儿一般看着张一山,然后点了点头。

从此,邻居家的车玻璃是张一山打碎的,邻居家小姑娘的裙子是张一山掀的,家里的钱是张一山偷走的……

总之,张三少是非常心碎的。

解放天性的鹿二少是很愉快的。

看着鹿晗解放天性的张大爷是很欣慰的。

看着惹了一屁股事儿的张一山张大爷是贼拉闹心的。

“你看看你二哥,你看看人家多听话!”
“……那是你不了解他啊大哥qaq”

鹿晗化完妆就看见张一山在边儿上昏昏欲睡,毫不客气的就呼噜人家脑袋给整醒了,“去,化妆去,衣服挺好,不用换了。”

张一山睁开眼睛,老大不乐意的站了起来,晃晃悠悠的走了,末了还踹了鹿晗一脚。

鹿晗忍不住笑了“张一山,你几岁呀你。”

“哎,鹿啊。”张一山也是一个闲不住的,让他闭嘴消停儿待着实在是难,这点是随了大张伟了。
只好去找鹿晗唠嗑儿“小白和大哥他们搁哪儿呢?”

“哦,小白在舞台那边呢,他今晚有节目。”鹿晗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“大哥我也没见着呢,给他发微信他说在台下。”
“对了,他把千玺也给领来了。”

鹿晗瞟了一眼舞台方向,已经在进行最后的试音和布置,站起身拍拍张一山的肩。
“走了,要开始了。”

好戏,要开始了。

评论(11)

热度(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