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河氏

围炉夜话,所谓幸事。
惟愿少年得相见,老亦长相守。

对有五分喜欢的人,常常做足十分的量,像个说书先生似的一抚惊堂木,就能说上三天三夜他的好。对有八分喜欢的人,作派就低了,和朋友聊他之前都得做上一番忍痛割爱的思想挣扎。对有十分喜欢的人,他的名字只会含在你的舌根底下,不敢说,怕风听了去,也要和我来争你,岂不糟糕。

评论

热度(5)